又见烟雨

来源:2017注册送白菜时间:2017-05-18 18:03:58 责编:人气:

冷风悠悠,劲力彻骨。天色昏昏,月沉星移。我的身前摆着两张椅子,我踱着迷茫的脚步,在空空的街道上迎合阒寂的清晨。头脑昏沉的我时而望望落寞的天空,时而数数天上遗落的星辰。早已无心风月的我选择了崇拜自由,试着用自己低声的哀怨?去打动每一颗误落红尘的心。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可以掌握这一切,空空的街道在我心灵醒来之前已经划过我的眉梢,将几滴珠泪揉和到冰冷圆滑的晨露里。我试着将它们捧在手心里,用自己麻木的情感将其融化,将其洗涤,或者是升华。生于尘世却为不眠烟火葬送了自己青春,淡淡的芳华也将陨落天际。什么样的真心?什么样的情都将不复存在?或许,只有烟雨,才能弥漫在不夜城里,静守往日繁华和今时忧愁。

快意恩仇,一笑可泯。点点泥尘,碾作一缕花香,熏染凡心,也韵醉虚幻和弱梦。纷扰之争,百年之后,灰土一抔。一堆青坟便可葬尽荣华富贵,一首哀曲便可鸣尽人世辛酸苦辣。何不微微的一笑,将浮云化作烟雨,将枯骨抛洒沃土。

掬一捧清水,滋润唇舌。哼一曲歌谣,回忆过往。人生苦短,或智慧,或愚钝,或茫然,或醒悟。芸芸众生难逃其宿命,无不以肉身偿还自己的一生。而所谓的归宿都是我们人生路上的尘埃,羁绊着我们的灵魂。只有打破枷锁,束缚那些脚下的游尘,重塑山野青冢,才能看见皓月当空,烟雨绵绵。

残月星空,无花有梦。轻摆离愁,渡苦储乐。品一口清茶,任由幽香氤氲愁思。抿一口醇酒,任由东水摇曳情怀。凭栏而望,岁月滚滚而逝,禁不住良辰美景,于是怅然喟叹:“风流犹拍丽水岸,烟花也戒烟雨情。”

俯首垂看,枝粗叶大,云轻烟薄,我按捺不住惆怅心事,对月而歌:“流海滔滔,红尘汹涌。本无菩提,却仰青山。”

流言是非,无关曲直。残守风华,老去一生壮志。拂过青云,拭去月尘。一身皮肉,终究挨不过岁月的拷打。回眸一笑,不过是华丽的衰老。痴笑言谈,终归寂寞。浮游天地,可展翅一搏长空。烟花旧巷,乌衣饰心。来去为客,流连必定不是留恋。忘返从前,身披侠肝义胆,却不敌一朝晨曦。

苦海难渡,弱水悠然成殇。归雁惊弓,城破江山凄迷。思思念念,牵牵挂挂,一个名字也可撼动山河。因为有情,所有没落红尘。因为有爱,所以才会踏上不归路。纵然长路漫漫,也会一去不回头。那会是什么?是江南的烟雨,还是纠结成伤的情愫?

梦终究会醒,既然守不住一个人的孤单,那就放下,远远地走开,远远地看着。如果走远了,迷路了,烟雨丛中,会有你的一条归路。

花开花又落,人去人又来。泛滥的情伤了我们懵懂的心,烦乱的琐事拾掇了我们的孤独,是否感到无助?是否需要幸福?无情也无心,无心自然无情。如果不想受到伤害,何不敞开胸怀,把寂寞都当做——爱。也正因为世间有了红颜,所以才会有了蓝粉痴恋。既然无情于烟雨,江南也是座坟茔,等待你的清扫。如果你身心疲惫,那就坐化世外,把心和情都抛洒放开。那将是一种孤独,无我的孤独。

心境,需要的是心静。每当看见叶落影摇,心也会跟着变幻,或为流水,或为烟雨。只有把握住生命的脉搏,才能让激烈的心跳记住自我。一个人如果失去了一种可以依赖的精神,那自己就如血液一样只知流动,忘了自己可以活着。一样的流淌,只是定义和生命赋予的权利有所不同,但却衍生出生和死。

生命和生活到底谁更重要?拥有了生命,却丢失了生活,那么生命就像位没穿衣服的女人,必将受到道德的谴责。拥有了生活,却丢失了生命,那么我们的灵魂和思想将何处为家?生命和生活同等重要,拥有了生命,我们才能健康快乐的生活;拥有了生活,我们才能让生命更加精彩。就算生命不够顽强,就算生活不够舒适,至少我们的人生可以像太阳一样永远的轮回在天地间。

人生于天地,与自然无关。我们有感于花开花落和生老病死,却无法看清真实的自己。我们为什么而生,为什么而死?为万物而生,为万物而死。既然我们从大自然那儿获取了生命,那就应该遵循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想得到,那就必须先施予。一味的索取只会加重生命的负荷,只会让我们活得更累。整日为了得失而痛不欲生,本来无一物,何必去在乎?患得患失只会让物质欲腐蚀我们的大脑,麻痹我们的良知。

烟雨朦胧,我们看不见,谁会睁开眼将你我引上通往江南的路。不会,谁也不会,苦短的人生不允许施舍,不允许可怜。同病又如何,相识已是赏赐。来来往往,注定路过。任何人都是别人的过客,任何过客都可以路过你的窗前。假如有一天,过客有了家,那就请你让他送走你窗前的烟雨。

风流不住,烟雨处处。彩霞挽着流云,簇拥着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残月依旧留恋苍穹,竭力的弯着身子,试图钩住我的思绪。我像个流浪汉一样漂泊,等待月圆时在花前对烟雨倾诉心中的一堆往事。听,烟雨在轻声呼唤,吟哦着我昨日遗落的忧愁。我该怎么办?是继续流浪还是等待漂泊呢?这时,一辆疾驰而过的轿车溅起水洼里汇聚的雨水,将我满脸的稚气洗尽。我点燃了一支烟,向轿车消失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以示谢意。

街道上慢慢地热闹了起来,流动的人影不停的搅拌着冰冷的空气,使我烦乱的心慢慢得到了平和。清醒的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四处打望,不见一物值得留恋,停下杂乱步伐的我恍然大悟:“要再见烟雨,必须闭上双眼去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