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走得好辛苦

来源:2017注册送白菜时间:2017-09-09 09:03:40 责编:人气:

编辑荐:我不知道,是否真有宿命一说,如果有,是否真的,从小就注定了我这一生,都是要走得孤独,走得跌跌撞撞。

我学会走路的时候是在一岁半,而别的孩子大多都是一周岁左右,有的甚至是在十个月左右就会走路了。别人是父母扶着学会,而我走路是自己扶着墙学会的, 虽然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但我知道,那肯定是自己尝试了无数次,摔过无数次而才学会的。

回观这些年自己走过的路,哪一条不是自己选择之后跌倒了无数次,受过无数次伤,一路摸爬带滚走到今日。我记得小时候,父母决定把我送给三姑的场景。那时候我只是一个刚要上幼稚园的孩子,二姑的大表姐把我带到姑姑家,他们都跟我说,以后这就是我的家了。小小的我,不知怎么就懂得我是要被送给三姑做女儿,心里不愿意,就一直不停哭闹。我记得三姑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哥,那时他把他的玩具都分享给我,可我还是不开心,于是三姑就想着把我送去幼稚园上学会不会好些。至今我依然记得那天,我穿着一条白色底带圆红点的连衣裙,背着一个小书包,刚到幼稚园门口我就大声哭闹,哭得很凶,三姑没办法,只能把我送还给我爸妈。于是,我便又回到自己爸妈的家。这是我记事以来,自己第一次做的选择。而这个选择,也就影响了我的一辈子。有时候会想,要是当初成为三姑的女儿,我的人生又是一番什么模样?

我想,他们采取的教育模式便是放养模式吧。从来,我都是自己做自己的决定,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指引过我人生该怎么走,除了一些违反道德行为的事情他们曾经教导过。别人家长辅导孩子做作业的桥段从来就没发生在我包括我的姐弟们身上,从来最多就跟我们说作业做完了没有,我们说作业做完他们也就相信了,我们说没有作业,他们也相信。每次的期末考或其他重要考试,母亲最多在早晨泡一瓶洋参水让我们带去学校喝,也许在她认为,喝了洋参水会更有精神,考试时就能发挥得更好,这便是他们在学习上唯一帮我们做的。就连我的高考,现在的家庭都非常重视的改变孩子一生的考试,他们也从没督促过我学习,更不知道要帮我去选择哪个学校,选择哪一个专业。于是高考结束的填报志愿,便是我自己乱填乱选,结果录取专业酒店管理。而他们又说这个专业不好,是吃青春饭的,不靠谱之类的,虽说我要是想读他们也会供我去读,但最终我已没有去读的兴趣,自己放弃上大学的机会。于是,在人生路上,我又做了一个影响自己一生的决定。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妈妈的朋友介绍,在深圳平湖一家材料行做文员 。之后辞职开始,便是我一个人不停的找,找了很多工作,尝试过很多,一路上不停的跌倒。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能够给我些指示,也没有人会来引导我走的每一步。跌跌撞撞走到今日,到如今才慢慢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而这些,是我这三年来从书籍上懂得的。如果人生能再来一次,我只想当初的自己能从小便能去阅读除了枯燥课本以外的任何书籍,而不至于自己曾经活了二十年都不知何为生活,何为人生。只有阅读这条路,没让我跌倒过,反而让我更看清自己一些,更靠近世界一些。所以也只有书,做了我人生唯一的指路人。

我难受过,为何我的家人从来都没有为我的人生指引一个方向,以至于我只能自己不停的尝试,不停地跌倒,不停地受伤,甚至曾经到达万劫不复。陌生的城市我一个人闯,陌生的道路我一个人走,陌生的人我一个人面对,陌生的事我一个人应付......这一路,走得太辛苦。

我曾经为自己赚不到钱为他们分担些生活压力而自责不已,我也曾因为自己不能带给他们自豪骄傲而难受不已。有时候偶尔也会想着他们曾经的置之不理,重男轻女,放养教育,以至于我一路都是在逆风独自成长,心痛不已。

从学会走路,上学,直到现在工作,前方的路,是坎坷,是汹涌,没人会替我回答,从来我只能继续自己摸索,自己闯荡,至于结果,是受伤,是万劫不复,亦是平坦,是一路向前,也没人会知道,更别是有人可以提醒到我,帮助到我。

我不知道,是否真有宿命一说,如果有,是否真的,从小就注定了我这一生,都是要走得孤独,走得跌跌撞撞。

也许,是;也许,不是。时间会给我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