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不起来的阳光

来源:2017注册送白菜时间:2017-08-08 09:12:56 责编:人气:

近了,却又远了。这离去的季节,这相依的惆怅,这段短暂的回i望,慢慢的都将陨落成星辰,这该是一个多么难忘的季节,那么冷,冷的风声都萧索了,那么淡,淡的把枫树都染红了。似酒水般的甘冽,折不断的秋痕,拾不起的恋想,是否都将燃烧,化成星辰。

风雪欲燃,隔断了半天的烟火,烟火欲绽,粉碎了曾经的存在,那升起的纸鸢,在一片片对自由的忏悔中,渐渐的开始遗落,落在某个平原,或是某片山涧,浸湿雨水,从此所有化为乌有。

那片夏,那片傲意的盛夏,该是多么的颓废,该是多么的荒唐,如此便也由衷的想起你,想起那个荒芜依旧的回忆断点。炎炎的灼热啊,那片恋想,该是多么的纯粹,该是多么的耀眼,只是风走江南,该走的,却也终是走了。

我打风雨中的小桥,走过,路过那些璀璨的年华,路过那些风声肆虐的青春,路过那片绽放着红枫的凉秋,路过你的身边。

风声陨落,细雨暗淡,这朝思暮想后的一片残念,伴随着雨水的节奏,开始肆虐,终止,消然。

是否曾经应是一颗耀眼的星辰,即使是纯蓝墨水,也染不尽那微黄的纯粹,是否你应是一片栀子,即使时光也抹不掉你星点的芳香,是否战栗在秋水中的自我,应是一片无心的石子,只待岁月蚀尽我的灵魂。

暗淡了,便也就走远了,闪亮着,那么还存在着。

不需要些许的悼念,遗忘还是那么的纯粹。

狂野的少年还曾回首过去,只是苍老的青春,已渐尽寿命。

火车站台上的依稀相念,搁置在枕木上的灵魂,流血,流逝掉曾经。

该拿什么念想那些苍翠的岁月,在我们未老之前。

该拿什么赞扬我们的曾经,在颓废的年月真正飘逝之前。

我们终究还是在仰首相望,我们终究还是在惦念。

那些苍老的,亦或是走远的,那些苍翠的,亦或是青春的,那些暗淡的,亦或是明亮的,那些平淡的,亦或是凶猛的,那些苍白的,亦或是艳丽的。

可是究竟在找些什么,这样询问自己,询问自己的灵魂,询问风声中我们曾经遗忘掉的那些琐屑。

在想些什么,是人,还是事,是一些壮阔蓝景,还是仅仅是一口窗户。

这片嫣然的姿色,渐渐的褪掉了华丽,这片萧索的念想,开始封起了口角,而我们终将,过去,终将遗忘,那些曾经,或者是仅仅是某片哗然的回忆,渐渐的褪却了,褪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