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记(一)

来源:2017注册送白菜时间:2017-07-15 09:44:18 责编:人气:

各种机缘,我应聘了一家面包房。好吧,在这里我不得不承认是那间小小的,充满格调的小店吸引了我。生命力旺盛的绿萝,各种风情的瓷砖,复古的摆件,可能还有那群活泼可爱的姑娘们。沉寂了多年的我,像还未燃尽的草木灰,而我那天去应聘时,看到前台的姑娘们灿烂的笑容,我相信,她们就是星星之火,燎我这死灰草原。

原来我才二十二岁。

自由后的激情未过,新环境也未适应。店里来了场人员大变更,店长要走,几位老员工也要走。莫名其妙的被拉去填了个空。

然而,急于求成只会让事情变得糟糕。尽管我很努力的去往脑袋塞东西,尽管我费尽心力去学,可还是跟不上,上级给的期望。还不小心把个开朝元老得罪了,期间,因为那个元老辞职一次。没成功。因为不想坚持,辞职一次。没成功。咬着牙坚持上每一个末日班。

终究是熬过了那些日子,和姑娘们也熟了起来。没着边际的嘻嘻哈哈,闲的时候打打闹闹。

在那条两排种着法国梧桐的每个清晨,踏着清晨的金光。一个手抓饼,一碗加辣豆腐脑,叫卖的小贩,步伐急促的年轻人,隐约的上海方言丝丝入耳,木头,我在这里等你。

等到梧桐叶落,等到人烟散尽,等到我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