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岁月的守护

来源:2017注册送白菜时间:2017-10-27 10:34:50 责编:人气:

日子过得恍惚,在白昼似乎也有断断续续的梦境。时光飞快的流逝,岁月总是行行匆匆,随着迷茫的脚步渐行渐远,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孤单心事,猛然间不由自主地裹足不前,才诚惶诚恐的发现,周围的一切早已不复当初。而家中的那抹温情却未被时光所侵蚀,像中世纪的骑士,坚定不移地守护着。

不论是什么样的一个时代,父母与孩子的代沟都是困扰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头疼的问题。十六岁的菲力普在《独立宣言》中就总结出了一个非常精辟的结论:欧洲人是看年龄的,只要满十四岁,老师便用“您”来称呼学生。恰恰相反,中国的家长忽略孩子的年龄,刻意的去强调辈分、尊卑,孩子永远只是孩子,永远不能得到尊重,永远只能选择服从,只能由“大人”来给他代言。

timg-(3).jpg

婚宴上,母亲总是忙不迭的为我夹菜,时不时用言语催促我快吃。望着面前高高叠起的负担,感受着周围人强烈的注视,我总是很尴尬。就好像一双习惯了黑夜的眼睛,突然被曝光在刺眼的阳光下,无所遁形。我是十八岁!不是八岁!我明白这是爱,可这爱太过沉重,让我接受得疲惫。每个人都告诉我,我应当懂得感恩,懂得向支撑我生命的人温柔相待,懂得体恤,懂得隐忍。我爱他们,所以我也这样做了,一切循规蹈矩。人情世故这些东西,好像在无声无息之间蚕食了我仅有的世界。借人情分,自该感恩。但这并不是我真实想要的,矛盾,总是矛盾。我能够独立,也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可代沟总是在无形中隔住了这些。

我和母亲是两代人,中间隔了个34年,我们之间有着太多太多的隔阂和矛盾,可也有别人想象不到的温情。

安德烈告诉她的母亲:“妈,你要清楚地接受一个事实,就是,你有—个极其平庸的儿子,你会失望吗?”龙应台莞尔一笑:“妈妈不在乎你是否有成就,而在乎你是否快乐,未来人生是否有意义及有个人时间;人自强努力不是要跟别人比名比利,而是为自己找寻心灵的安适,哪怕你的谋生是给大象洗澡,给河马刷牙……”这段交流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随即我也问了母亲这个问题。她温柔的望着我说:“妈妈最多也只能再陪你几十年,你的人生,不是去活成别人的样子,而是要按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妈妈希望你能幸福。”我愣愣的望着母亲,她眼中的温柔让我措手不及,我无法想象,这话出自我一直小瞧的母亲。原来不是母亲不懂我,而是我一直在阻碍自己去了解她。这些年来,我变得不那么宽容,多了一层看起来嚣张戾气与精明世故的壳,我做了太多无谓的挣扎,太多盲目的决定,太多冷漠的无视,我给自己的窘迫戴上了华丽的面具,以此示人。直到今天才明白在事实面前原来我无知得像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