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里村庄

来源:2017注册送白菜时间:2017-03-25 12:02:45 责编:人气:

这个时代城市是以幢幢高楼耸立为一种标志,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每天面对钢筋水泥筑就的它们,难免让我有些压抑,不由感叹,要想寻觅到令人心静的所在,已经很难了。虽然我知道,城市也在设法的想鲜活起来,但还远不及自然的清新。所以,在尘世的喧嚣里,就自然向往着一个静谧的地方,让心情慢下来。生活就是生活,究竟怎样才能慢下来?我以为,所谓的“慢”,实质上是一种心态罢了。如果人为地将自己置身慢行为中,只怕是违背了生活的本真,使生活着也失去了意义。

而久雨过后,阳光终于出来,让早就计划好的去一个村庄的想法得以成行。这个村庄就在天柱山脚下,让我惊讶的是,在群山簇拥当中,它竟然有着城市里有些小区都比不过的优势——四围青山巍峨葱绿,门前溪涧清碧长流,村庄中绿树婆娑,绿草茵茵,鸟鸣声此起彼伏,民居因势而建,层次叠现,有一种错落的美感……初一进来,因为这里不见了院墙,厕所,猪圈等等附属物,满眼都是画中才有的景象,我就狠命地揉了揉眼睛,怀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待一阵温软的山风拂过,就闻到了油菜花的淡淡香味,突然就清醒了,原来我处在了大山怀抱中一个叫“燕窝”的村庄。

村庄从外表上看,几乎都是一色的二层楼房,粉刷齐整,看不出它的老相。然而,待我从村口慢慢地踱到村中夹在漂亮楼房之间的老旧祠堂,再慢慢地进去了解时,就后悔没有研究它的历史了。祠堂的一间房里,竟然挂有京剧的鼻祖程长庚,古代名将程咬金等的画像,让我大吃了一惊。迷惑中,就问屋中的老人他们是否是村庄的人?老人笑着说,庄子都姓程,当然他们或者他们的祖上是的了。我似有所悟地听着话并望向屋外,外面春光温煦,山岚上薄雾飘忽,似乎他们正在向山外走去,抑或又是风尘仆仆归来。就想着出去,聆听他们走路的声音,只是山风响得厉害,盖过了一切声音。

从祠堂出来,沿着干净的鹅卵石铺的小路溜达。猛一停步,见一户人家门前,一棵大树下坐着的两位老奶奶,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咧着豁牙的嘴对我笑。我报以微笑,走过去,坐到一边椅子上同她们唠叨。她们都是年过八十的人了,有着健朗的身体,这可能与这里的环境,她们的勤劳以及其它一些什么的有关。是啊,岁月磨蚀,虽变化了人的容颜,但也变化了环境,只是越变越好了。

门前几米远,是一个休闲广场,几株合抱粗的樟树占据着大半个天空,阳光斑驳地从缝隙中溜下来,如一把碎金子撒在石凳,石桌上,只是上面并没有坐人。一侧的空地上,安装有健身器材,这个时间正是上午十点,哪有人有闲功夫来锻炼呢?即使有,也都是一些留守老人和小孩,年轻人都走向山外营生去了。我就看到,村庄静寂一片,偶或一两声犬吠打破着山庄的阗静,有些老人坐在门前理着农具,有些老人带着孩子门前玩,有些老人坐在屋里,喝着茶,抽着烟,沉默地望着对面的公路?????老人们表情各异的神态,仿佛只是这个村庄的使然,只是我阅读起来,有一种无法表达的滋味。

一头牛被一位老人牵着,跨过溪上的石桥,缓缓地走进村来。老人古铜色脸庞上,洒满着上午的阳光,正发出迷人的光彩。而他身后的青山似乎更加青了,油菜花也在身后开着黄灿灿一片,似乎朵朵都在发出会心的笑。溪涧的水流得也更加欢畅了,阳光追逐着,水也就粼光闪闪,疑是一条鎏金的白缎。这场景,甫一出现,就让我惊呆了:这不就是一幅浑然天成的山水画吗!是啊,山村如画,画映山村,融进其中,岂有不醉呢。

在这个早春的上午,在这个如画的村庄,我慢慢地品味它,灵魂慢慢地也宁静了下来。忽然想到,不论在哪个地方,生活着能天天如画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