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碧海蓝天

来源:2017注册送白菜时间:2017-03-29 08:55:49 责编:人气:

就从那间教室说起。黑蓝色泽的黑板,木制的讲台,和六扇生锈的窗,被三十几张桌子和几十人头塞得十分狭小,我的位置就在那儿,最后一排的两个拐角,始终是。

教室的后面,有几棵不知道多大年纪的香樟。

各自怀着相同的心情,我们开始了一段不一样的青春年华。

2008年9月,商南高中。他是一个稍微胆怯略带笑容的孩子。

他就是我。

一进校门,闻见篮球场上的汗水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向前看去,两座久经风霜的教学楼卷写着高三学长的辛勤生活,五星红旗飘逸其间。走过数十步的台阶,水泥路面两侧各一排梧桐。东张西望,找到我们的教室,我们的宿舍。向后去,看见正在施工的操场……

我们四个人曾在这个被挖的七零八乱的操场上散过步、聊过天,还下去过被挖了两米多深的沟壕。后来才知道那个沟壕就是现在的喷泉!

每个晚自习后,第一棵梧桐树下,蔷薇花旁,我们小别;每个周末,商南城内,水里山间我们共叙小事小情。这是一段时光,曾有过七年之约的时光。她、他,和她……

不怨这个世界多烦恼,只怪当时太年少。许是出于轻狂的无知,或是锋芒毕露的虚荣,就那么不可思议的我们走到了尽头,什么誓言什么承诺也都弱不禁风地被吹散。两年来被多少人羡慕过的“友谊”说不清是偶然还是必然,在青春的一开始就此解散,终成陌路。

而她,只是她,不知不觉成了我心间的漠漠难忘。

2009年,夏初。

就在那个9月,被期待了整个学年的操场终于展露出了新的颜色,那个喷泉也在每个下午准时呈现出彩虹。

高二那年的运动会,我背对着世界避开绿色草坪上她们的身影。每个晚上我路过那些梧桐假装不在意,有时偷偷看一眼,恰好邂逅了她的眼睛。

那一段感情,像一个门槛,藏在心里一直遗憾。忘了时间会改变,忘了青春要继续,忘了约定已经成了回忆,只不过闲不下来静不下来。

我依旧记得索玩笑的地说我们都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慢慢我们成了彼此青春的陪伴。

商南的一个夏夜,第一次听一个人带着感情的给我讲他的故事,他不停地点着烟。我听着,陪他吹着河风一起走着,互诉年少的忧和愁。索爱抽烟,我曾很多次劝他,但我知道没有效果,那时的我们,都有自己的故事。他是第一个给我烟的人,也是第一个阻止我抽烟的人。

她,也许会看到,每个下午放学,我都会去操场跑步,和小龙一起,不知道是我陪着他还是他陪着我,有可能是我们拍着彼此。她也许会看到,每个晚上回家,我都会和小龙一起,在流动的人群中你推我搡有说有笑。处校门到分开,总共是702步,我们每天都会这样重复,那一年,我们终于熬到了向往已久又畏惧已久的高三,我们成了学长。

却偏偏在高三那年,小龙不顾一切地喜欢了一个女孩,我懂得,青春的事我懂得,自己何尝不是在心里藏着她,有时心痛,有时伪装,总是在勉强自己,放逐自己。

最后他们理所当然的没能走到一起。时间逼近,高考压抑着我们每一个人,沿着许多年高三学子走过的路,我们必须付出辛勤。拼命地帮小龙补着数学,但英语我勉强自保,最终,几分之差,他留了下来。

近高考三个月里,我方觉悟,不再放纵,不再无所谓。也是那。时起,我和小龙一起为大学奋斗,可惜为时已晚,初来时的理想终究遥遥在望。

去年回家,没人和小龙一起重复每天的702步,索抽烟更厉害了!也见到了她,却距离始终是那么遥远,就像北京与西安。

毕业走后,学校恰恰完全建好,后山柳绿花红,亭台楼阁,一派我曾向往的样子,可是我们走了,可是我们很早就走开了。

那些年碧海蓝天,任他年华虚度时间荒芜我且不顾,这条路一个人错到想哭。走出大学这四年,哪里去寻一个阳光明媚的明天,哪怎样追一个支离破碎的梦!又如何去放下念念不忘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