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乌苏沙漠大峡谷徒步游记

来源:2017注册送白菜时间:2017-03-26 08:59:38 责编:admin人气:

2010年9月16日下午2点左右,由鄂尔多斯市东方路桥集团公司组织的“萨拉乌苏大峡谷”徒步探险活动在内蒙古萨拉乌苏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大院内启程。此次活动由各分公司抽调优秀员工参加,一共25人,其中包括62岁高龄的导游“本地通”老范和四名女同志(一名记者)。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副主任郭良和萨拉乌苏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杨勇带队。经过40多分钟的乘车我们来到了探险活动的起始点大沟湾。

“萨拉乌苏”是蒙古语,汉语意思为黄水。萨拉乌苏河又称“红柳河”,据老范说,是因为很久以前萨拉乌苏河的两岸长满了红柳,遮天蔽日。流经毛乌素沙漠腹地,曲折地穿梭于蒙、陕两地,在沙漠中形成了美丽的绿洲奇观。这里有萨拉乌苏沙漠大峡谷、萨拉乌苏古人类遗址,其中“河套人”遗址是中国境内最早发现的旧石器时代的遗存,“河套人”的发现,填补了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的空白。7-14万年前,我们的祖先曾生活在这里,考古专家曾在大沟湾挖掘出大量化石。如今,这苍茫戈壁只剩下大自然沧桑中回忆千年的抹抹情思。此时,耿直的黄沙与柔软的碧绿相伴,在大漠中摇曳,敞开对我们热切的抱拥。

遗址区狭长蜿曲的沟湾,地貌奇特,形成世界级的沙漠大峡谷。峡谷全长百余十里,主谷长34公里,由大沟湾、杨树湾、范家湾、米浪沟湾、巴图湾串成,终于巴图湾水库,东西走向,历经风雨剥蚀、山洪冲刷而成,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沙漠大峡谷。谷内居民很少,有时几公里才能遇到下一户人家,这里的村民纯朴善良,热情好客,主要以放牧为生,当然也会在峡谷内的平地上种些玉米糜子等作物。

首先,我们参观了“鄂尔多斯人(河套人)遗址”展览馆,栩栩如生的人类进化图雕令人惊叹,额骨、枕骨、下颌骨、股骨、胫骨、腓骨、左股骨顶骨、残右顶骨、肩胛骨等化石,历经千万年沧海桑田,见证文明兴衰更迭,得以重见天日,静静地躺在美轮美奂的展厅中,向人们诉说着人类的智慧与坚韧使得人类在生物进化历史长河中得以延续、兴盛。参观完展馆,充分体验远古文明的厚重积淀,带上装备,向八大湾的第一湾“大沟湾”进发,探险旅程正式开始。

九月绿洲,草长鹰飞,凉爽宜人,两岸沙山连绵,偶有悬崖壁立,谷内溪水潺潺、绿树青草、湿地连片,红柳河穿行其中,飞禽走兔,野果飘香,谷底溪水清澈,可以看见小鱼在水里游来游去悠闲自在,陪衬着峡谷的安宁。“水帘洞”,有十几米长,水声潺潺,据说是近代为了泄洪才开凿的,原先有差不多百米长,后来随着岁月的侵蚀,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来到杨四沟湾,仰望一座u型山,形态奇特,旁边有一块“王氏水牛”石碑,据说是一姓杨的专家发现的水牛,还出了本书,但是后来流传成了“王氏水牛”。就在不远的一个山坡,我们也发现了一块水牛胯骨,如获至宝。

下午时分,大家来到范家沟湾游客接待中心,院子坡下面有一颗被截得大树,据说就是在那里发现了一颗河套人头骨,现存陕西省博物馆。

我们雇佣的运输队就在范家沟湾附近找了一农户,这家农户院子和鱼塘的堤岸是连在一起的,和农户协商以后,我们搭起帐篷,燃起篝火,围成一圈,席地而坐。袅袅炊烟升起,长河落日,大漠孤烟,异乡漂泊的旅行者,大家默默不语享受这让人为之动容的温情时刻。淳朴善良、热情好客的老乡给我们揪面片,大家将带来的“干粮”拿出,有水果、烙饼、压缩饼干、火腿、牛肉干等拿出来,一顿海吃海喝,在这远离城市的沙漠绿舟之上,在这个人烟稀少的静谧小村庄,大家尽情的喝酒、表演节目,远离应酬,远离工作,忘却了一切凡尘俗务。酒足饭饱后,伴随着肢体上的劳困,沉沉睡去,第二天凌晨六点准时出发。

米浪沟湾很大,足足有5公里,导游老范家就住在米浪湾。在湾的中间有一小山脉,呈骆驼状,又名“骆驼脖子湾”,就在那驼峰中间高耸一小山峰,据说就在这峰里藏有已被封存的宝贝——象牙化石。清爽宜人的清晨里,伴随着太阳的升起,大家回味着神秘的远古传说,一路前行。

中午12点,大家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老范家。由于是在峡谷上面行走,大草原没有给我们提供什么救济粮草。看着满桌子的蒙古特色就是大开吃戒,有麻花、糕点、炒米、酥油茶,我们每个人都喝了五六碗的淳厚的砖茶,品尝着我们附近顺手牵来的瓜果。短暂的歇息后依依不舍的再踏征程。

离开老范家,继续顺着峡谷走,看到一湾零碎的骨头和瓷片,老范说没有什么价值,这些瓷片大都是唐宋时期的,现在碎了。历史的长风在这里呼啸而过,结伴而行的商旅,戒备森严的驼队,丝绸之路的繁华热闹依稀可见。

下午三点多,在老范家储存的水量消耗殆尽,大家开始口渴。一个一个不说话,只是埋头前进,保持体能。走了一段公路,正要进入沙漠的时候,我们看见的是成片的西瓜地和向日葵。众人欣喜若狂,几个体能好的下去摘了几颗上来,那吃相和西游记里的猪八戒没有什么区别。当然也不会忘记给前队人马带几颗,就在沙梁上解决,旁人是体会不来的,那真是一特殊的体验。没走多远,和我们运输队接头,一个老农在地里刨山药,旁边又是一片西瓜地。老农很慷慨,我们也放肆的吃,砸开就吃,这也许就是绿洲的慷慨、粗犷和豪迈吧,离开的时候还没有忘记多带几颗老农的山药。

三岔湾是八大湾最后的一个湾,离米浪沟湾大约16公里,中心点是三岔河村,因河湾形状而得名。下了三岔湾是大河畔,由于河湾随峡谷而成形,畔上是大块的空地,有的长满了杂草,据说曾经是牧区。还有大片的果树林,美其名曰“朝代果园”。也许是因为没有专人看管,果树大都不怎么挂果。和河里大片蒲草形成鲜明对比,显得有点颓败。想想这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时光在这块绿洲更迭交替着,不知是那一年那一月,也不知那一日那一时,这粗犷的脊梁和葱茏的河湾被剪剪风雨镂刻成衣襟相连的一对了,如起起落落浮浮沉沉的影子。分明看到了单调中的相互比邻,看到了寂寞中的相濡以沫。它们趁我无法阻挡的时候已在自己的容颜上一层一层嵌入岁月的印记。

下午六点多,我们在大河畔上叫“当亥”的村庄里一家农户“借宿”。这人家有院墙,水也宽裕,每个人都狠狠地洗了一把。搭好帐篷,生火,烧开水泡面,炉子下面烤的全是山药。烤熟的山药真香,让我想起小时候在老家山上吃的烧洋芋,回味无穷。一天半的行程下来,人们确实累了,好在有“东方路桥”这个信念支撑。这一夜,休息的早,没有活动。

据老范说,过了许家沟湾和贺家沟湾就到龙脖子湾了,离我们的目的地就不远了。龙脖子湾,顾名思义,从谷底抬头向上看,那宛若一条巨龙在飞舞,分明已经是一群雄健而威武的汉子,如此刚硬如此棱角分明。苍穹下,你们一座连着一座,一无遮拦的懒得铺成下去,裸露着,坦荡着,清白着。

看着河里大片密集簇拥的的蒲草,满眼葱笼,周身都被包围在一种画境之中。顿时觉得更加口渴,遇一农夫在此割蒲,从农夫家里提了一桶井水,一顿畅饮后还都灌满了自己的水瓶。水带有鱼膻味,有的人喝不惯。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我们又下到河谷。天空的太阳似乎也想出来活动活动,还好不是很烈。连绵沙山静默无语,两处高高的树木在山风吹来的时候有恍惚的声音,海潮般的涌进心中。不受时空的驾驭,把世间的美好在这一刻植进我们的生命,那样诚实的却又那样细致。

突然队伍前面有人喊:“弟兄们,有桃子!”,卸下负重一跃上树,哪管它桃毛不桃毛,一气狼吞虎咽。没走多远,碰到了几棵苹果树和梨树,还有枣树,当然不会错过,只是后悔刚才桃子吃的太多。

转眼就过了小河畔,大家心中似乎已看到那深蓝的巴图湾水库。脚下也顿时轻松了许多。没多久(其实已经走了5公里多),盼望已久的那一眼绿水映入眼帘。如同一首来自天边的远古情歌,唱彻心海,成为最温暖的依托。大家欣喜若狂,有几个还不断的将河边的贝壳捡来,如获至宝,上手一看,失落之情溢于眉眼,都是死的。

“嘟。。。嘟。。。。嘟。。。。”快艇来了,接我们的。由于河道太浅,快艇没法靠岸,我们只得继续前进,转了两个湾道,终于可以上船了。为了这圆满的喜悦忘记了劳累,每个人脸上洋溢的是倦然的笑,是欣慰还是自豪,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大家内心都掩藏着一种特殊的感受,但似乎谁也不愿意被别人看穿。据说领队郭良当时就落泪了,是欣慰,是激动,也如释负重。只是当时没有人发现。生活中总会有一些压力,一些琐碎,身不由己。而当你站在高高沙峰远远的望去,所有蜿蜒的葱茏挺拔的山峰的绚烂都将是一种令人振奋的希望。让你分得清楚生活与生命之间交错的沉着。生活中总会有一些值得珍藏的事物,空虚自己,锻炼自己,坚持一种光洁纯净的思想,恬静,知足。

“咔、咔、咔”几声照相机镜头闪过,将这完美而特殊瞬间留住。大家陆续登上三艘快艇。突然间,硕大的雨滴“啪、啪、啪”的直往下打,大家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开始狂吼……不一会儿,雨停了,这时,我才明白,这雨也是来接我们的,多谢天公作美。

时隔两天后,我们再次回到了熟悉的萨拉乌苏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大院,经过简单的休整,各自休息,等待我们的是晚宴。

有人曾半开玩笑的说是“东方路桥”给了我们动力,让我们坚持到最后,就这么一句“玩笑话”,道明了每个人的心声。这次经历是值得一辈子珍藏的。所有走过的路尽管艰辛、坎坷而又迷茫,但是生命本真的意义却永远无法停下,也无法回顾,只有坦然沉着从放下里感知舍得,将把生命融进自然,任思想驰骋在山峦丛林。感谢这山水生灵的厚爱,道出生命的真谛;感谢东方路桥,让我明白人生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