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与藤对白

来源:2017注册送白菜时间:2017-05-18 17:34:42 责编:人气:

雪白茫茫一片,大地寂寥。秃秃的丫子刺向陌生的前方,“远一点,再远一点,也好。”,细小的声音暗暗独白。冻裂的大地,纵横裂纹,张弛着,愤怒地对持着轮回的苦寒。深深的喘了一口,粗气,想多逗留,无力不舍困倦的眼神,“心不甘”,布满裂纹的大地就在眼前。为什么,这么短暂,为什么?

狂风掠过,布满智慧年轮皱纹的树,漠然地望着藤,冷冷的,“我身体,灵魂,你活活的折磨着,……”。

"你看,深深的印痕,无情地缠着,你总是那么紧紧的攀附着我,我太累了,什么时候,自己挺起腰来,学会独立行走。我要自由的快乐从新活着!”。还不忘地狠狠地斜了一眼藤。

雪被阳光的热情融化了,一滴,一滴,滴滴雪水珠落下,合成细流,顺势流着。藤先摸摸树干,然后看着自己,湿漉漉的,也湿漉了彼此困倦的心。她的手背轻轻地抹着泪珠,记不清多少次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多泪。琐碎生活碰撞,泛活了裂隙的积淀,厌恶的花开了,仇恨的果结了,一瞬,一天,一月,数十年,慢慢的长大了,一点,接着成了面,终于无奈裂开了,沿着背对背的方向,裂隙越走越远。离开地面高了,悬在空中,无奈的藤,委屈的泪光闪闪,透过泪花,想家了,老家,自己活着的脚下,低头往下,在哪,就在哪。不远,一点也不远。可是,心还是遥远,遥远,

“我,快乐了吗?丫丫的时候,你说,我们流浪吧,走天涯,去未知的远方,哪里明媚的阳光,鸟儿常来作伴,蝉鸣高歌,阳光慷慨照耀,还可以看到多彩的风景,人来人往,田野,溪流,山脉,大海。

我们总在地面,徘徊,徘徊,来来去去,有什么意思呢?而且小狗踩着,垃圾躺着,顽皮的孩子脚使劲的跺着,承受着万种肆虐,旧伤未好,新伤来到。永远伤痕累累。其它的小草,小花还要疯抢我们赖以生存的贫瘠土壤。走吧,走吧,创天涯,看风光。”

年轮走过,树枝一条枯了,二条,三条……,枯萎耗尽。遥远脚步逃不出乡愁的纠结。藤无语地,低着头,想着,想着。

她想家了,小时候,快乐玩伴们,淳朴浓厚的土著风俗,甚至嗅到了泥土的本色体香。是啊,如今的高处,风先吹,雨先打,哪里好,还是那么冷?静悄悄的,偶尔,墙顶皮痛苦剥落的丝丝声还能听见呢?

“你,告诉我,去远方,流浪,寻找属于自我高处灿烂的阳光……”。

“走着,走着,我累了,多么渴望回家乡。”你深情地凝视着,“别松手,要么掉下去,折断自己,伤着了”,柔声细语地。

多少次,我流泪了,我要回家,回家,想家了。

你犹豫地,“家在下面,不远,瞧,我说的一点也没错吧。”就这么,一点,一点地,向上生长,远离了地面,远离了家乡。

时光无情,匆匆,你瞪着眼睛,凶悍地,“身体太重了,缠得我都出不来气,能不能轻点,轻点,不行,你独自回家吧。一天,伐木人偶然走过。你说,”砍掉她吧,可以用来烧饭。那人瞅了一下,“不要,不要,浑身伤痕累累,费功夫。”,”砍掉了也不好,藤缠绕树,树拥抱藤多好。”

藤绝望了,不知道流下了多少伤心的泪水,错了人,霉了心,乱了尘。树,还要我的命呢?“靠不住,真的,靠不住。”

夜里,想来想去,睡不着,明天我要独立啦。离开那个不想再看见熟悉的陌生人。

土墙的壁,近处,藤观察到了,他说过,“找我吧,你智慧,美丽。”我喜欢和你说话,共事。你的举动我都看着呢?

缘分殆尽, 藤勇敢地大声地,树“我走了,离开你了,你,从此彻底自由了。”

藤悄悄的长着,慢慢的接近了,攀上了墙壁,融进了他的生活,现实精彩了。告别了,单调的往昔。路人说,这藤真漂亮,越过树,攀上墙,一次比一次高。藤听了,默默的,一句话也没说,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快乐的活着,什么也不想。日子就这么过着,简单,美好。墙也乐得脸上起了纹。

一天,过去了。树,还好,自由。一月过去了,树还是笑容荡漾。数年过去了,树心空虚了。孩子的小刀刻着无藤遮掩的树干,疼得冒汗,形成了深深的疤痕。他找到了,多刺的玫瑰,“一起活吧,你摇曳美丽,香气沉沉。”,玫瑰点点头。暗地里用刺扎它,有人说藤朴实耐用。玫瑰阴沉着。夜里,玫瑰娇气多怒。不知道为什么?树突然,想起藤,不离不弃。他用力的甩开多刺的玫瑰,你“妖艳无比,可是我不想要了。”,离开我吧,歇斯底里地。越想他越心疼,想起藤的种种好处来,一点刺没有,从不为自己私利伤害别人。于是,他奋力地消失了。

他,找到了藤,“你,是我的,我还是爱你的,不能没有你。",伤心的呜呜哭了。

墙哽咽地,“你走吧,我已经快要倒掉了。不想拖累你,你走吧,我知道,你,暗地里,你一定想他了,毕竟一起多年了。“不”

,“不”,“我不走”,她摇摇自己的头,痛苦地,绝然的。

墙在狂风暴雨夜晚壮烈的完满人生旅行,藤又一次阴郁地落泪了。也随着墙走尽生命的终结。临走前,她望着凄苦的树,如果不走天涯,不想上攀,不去寻找太阳,也许,我们过的还好。你好好的活着,活着,过去真好,真好,保重自己。说完,藤含着泪也离开了。她和墙都走了。树不久,也走了,念念不忘的,还是藤好,低语着,“为什么,失去了,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谁能告诉我,?”

"我去找她,去找她?"!